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18)

2017-10-15 发布:净域寺 人气:550


清 袁列星

袁列星。字垣三,江苏X山县人。曾经客居在杭州的西溪,因而自号西溪居士。十五岁时学习科举之业。有一天,听到外祖母诵持《金刚经》的无四相句,心中有所契入。之后,遇到悦山禅师,向禅师参究向上顿悟之道,于是每日更加精进用功。后来刚好遇到白嵩老人自雪峰来到昆山,袁列星再三叩问请益,突然言下洞明佛法之要,终于受到白嵩老人的印证。于是,袁列星的道风日渐远播,随机接引有缘众生,智慧辩才无所障碍,除了提倡顿悟的一佛乘之外,同时还兼宏净土法门。当时同辈的人喜好修习仙术,并且仰慕枯禅,大多不相信净土法门。袁列星于是开晓他们,说:

‘净土法门圆通广大,我向来是密修密证,不敢轻易告诉他人,并不是我秘藏而不言,实在是时机未到,恐怕言之无益罢了。净土法门,是诸佛甚深的法藏,即使是二乘的声闻、辟支佛听闻到了,尚且不相信。实在是因为二乘的声闻、辟支佛,断了生死而安住在涅槃清净之处,又证得了神通妙用,所以不知道净土的大庄严海,是无分生死涅槃而处处现成。因此诸佛呵斥二乘人为邪道,说他们堕入无为坑,酖饮三昧酒。令人感叹的是现今修禅的人,尚未能修到涅槃清净二乘人的境界,便空腹高心(实无所得,心中却自视很高),未得说是已得,未证说是已证,于六根未动时,见到一个识神光影,就以为自己已经悟道,于是便如此鲁鲁莽莽、放荡任意地呵斥净土法门,真是可怜悯者!即使是大彻悟,摸著娘生的鼻孔本来面目,还能逃得出常寂光净土吗?那些未得言得、未证言证的禅者,又说:“知道明心见性这般事,其他的便拨向一边去。”禅宗大德密云老人说:“你要拨向哪一边,实在是痴人前不可说梦也!”古德又说:“现今修禅的人,以透过法身为最究竟之地,却不知透过法身后又怎么样呢?假使让你透过后还有什么消息(所得),也是病!”这实在是真实的语言,正是我们应当痛切省思的。而现今修禅的人,尚且逃不出微细的所知障,反而指修行净土法门的人是愚痴,这真是很无明迷惑啊!尽虚空有十法界,而净土是第一法界,所以是其他九法界共同的指归。

但要修行净土法门者,以“人道”最为容易。因为地狱、饿鬼道的众生,整日被众苦煎熬逼迫,并不知道尚有佛名。即使是诸佛每日以威神的法力,清净的光明,哀怜救护他们,但他们依然如盲如聋一般,没有一点觉知。假如有的业报尽后心开悟解,一听闻佛名,则地狱、饿鬼,立即变成清凉的法界!畜生痴迷不觉。阿修罗道嗔恨炽盛,所以很难亲睹佛光。而最不肯修行净土法门的人,莫过于天仙道了!那些仙道不是不知极乐净土的美妙,只是他们已经证得神通妙用,可以飞腾变化、出入有无而自由自在,也能放现金光,幻化出诸菩萨的形像,幻化出种种庄严殊胜的资具,而以为极乐净土之乐,不过也是如此而已。却不知道他们是堕入幻识之中,不知这些都是自己精气神,团聚幻化而成。这正是我佛所呵斥的:不知道修习正觉、不知道修仙还不是无为究竟之道,业报尽了反而堕入恶道之中,指的就是这些天仙道的众生啊!

我们的本性本来具足一切、一切现成,本可旋天转地,不必等待刻意的安排,不凭借依靠他物,也不是用修炼而成的。若说要经过修炼而得的,都是魔说。我们前面所说的不生不灭,只有不生才会不灭。若修炼而成即是有生,有生就没有不灭的,所谓的元精元气不出元神。元神者,是意识的别名。大丈夫要回复本来面目,正必须洗净神识,斩断命根。奈何反而修成一个神识,且愈来愈坚固的执持著,而难以断然拔除。时间一久,神识执持的力量半途衰败,有的天仙尚未到劫火来烧就已先报尽衰坏,纵然能够坚持牢固的,只要劫火一到,便与天地同归于尽。因为劫火不只破有形也能破无形的。千万不要自我安慰说:“吾道如虚空,永不能坏也。”要知道虚空也是神识所幻化出来的,只有无上的道眼才能照见看破。

况且,天仙幻现种种殊胜的境界,毕竟不是十分光明,也不十分正大。哪里能够如同位居净土一切的诸佛如来,一同共有光明而透彻遍照于一切处,如一切菩萨、声闻,一同共有光明而透彻遍照于一切处;如一切的水鸟、树林、花香音乐,一同共有光明而透彻遍照。能够于一毫端,建宝王刹,坐微尘里,转妙法轮,这不是天仙法界所可以比拟于万分之一的。果真能深信极乐净土,而专心一意地修行,这就早已超过百亿天仙。假如还不能断除学仙之念,这就是不能明白大小的差别啊!因为净土法门,是一切圣贤所归宿的地方。能够得生极乐净土,则福慧双足,返回娑婆,遇仙度仙,遇魔度魔,遇人度人,遇鬼度鬼,遇恩人则度恩人,遇仇人则度仇人,如此才是大丈夫之事。

你今天若决定深信修行净土,必定永不退转,极乐世界池中的莲华,便已伸展枝叶吐露花蕊,一切诸佛的光明,充满你的双眼;一切的法音,塞满你的耳朵;一切深妙的经典,盈满你的心中;一切妙香妙味,布满你的口鼻。如是加被护念,没有一丝毫遗露于你的六根之外,所有的胜境尽绝于你的心中,你便是一尊古佛了!那有不天地尽归的净土,仙魔尽度于极乐的呢?’清圣祖康熙五十九年(西元一七二○年)二月,袁列星往生于宝树庵,时年六十二岁。其学生收集他所说的话,并编辑为《西溪居士集》。(西溪集)

清 皇甫士坊

皇甫士坊。字子仪,浙江钱塘人,家族世代行医,年少时阅读龙舒居士的《净土文》突然惊惧震撼而心中有深切的省悟。士坊与思齐省庵大师为方外之交,因而专志修习净土法门。平时喜作净土诗,累积有一百多首。现今录其特别精要的,一者云:

‘大哉净土门,至简亦至易。持名愿往生,无人不果遂。但是因为凡夫的根器薄劣,因而辗转生出疑惑二心,自己疑惑:我长久以来的习气很深,宿世的业障太重,难以消除。又思惟忧虑自己的念力微弱,所以极乐世界这种胜妙境界是不可能往生到达的。却不知道从无始劫以来,罪性本来就是虚伪不实的。只要能够持念佛名,则能速灭生死之罪。就如同清风吹拂扫荡云雾,如同灯光除灭黑暗迷昧。云雾和黑暗本来就不是真实的,只要能够令心空无所得,就能洗除心中旧有的尘垢。何况阿弥陀佛这个万德洪名,随机感应难可思议。就如同石头的性质本来是会沉下水中,但是若能得到舟船的承载则终不堕落海底。又如有人犯罪而受到官府刑罚,但是若蒙皇帝的恩准则能得到赦免庇护。佛力虽然奥妙而难以思议,而自我的力量也是很深妙奇特。不要说自己的念力微弱,只要有念力必定能够如意。念力比金石还坚固、比锋芒的刀刃还锐利。忆念西方则决定往生西方,一心念佛则阿弥陀佛必定会现前。先圣有句格言说:“匹夫难夺志。”就是在指此事。’另一首云:

‘二乘人的知见偏空,执理而废事。于是说没有西方极乐净土,和“心净即是净土”的义理,不知自心与国土,非一也非二。一切的国土都是由心而显现,一心具足了种种清净和污秽的国土。极乐世界是心之清净所影现的,娑婆世界是心之污秽所产生的。倘若极乐是虚幻的,则娑婆也应当是不实在的。贪爱深重则生于娑婆世界,念力专一则自然往生西方。净秽既然由心而生,而我们所处的世界也是随著心所变现出来的,譬如一轮明月,映入种种的水中。水如果清澈则月影自明,水若是污浊则月影晦昧。明月比喻为本来的真心,水比喻为世界。一心具含万千的国土,莫作有无生灭的分别。究竟来说无实也无虚,事理也不可分开而互相对立。’又作《十二时颂》,颂云:

‘天刚亮的寅时(凌晨三~五时),如同平常一样在凌晨课诵佛名。只要以一刻间短暂的工夫乃至于念十声的佛号,就能超越生死、跳出六道的沉沦。像这样希有难得之法,实在是奥妙而难以论述。往生西方全以深信不疑为因,若能听闻信受无所疑惑,便是累世以来被受记的人。日已出的卯时,朝露易失人易老。试著将亲友仔细地回忆思索,眼前有多少已经埋葬于芳草之中呢?要修行,须趁早,一寸光阴无价宝。闲时不肯念弥陀,直待临终空懊恼。日已高挂的辰时,人世间搬家迁居时,必定选择好的邻居。莫向人天求福报,寿终难免再沉沦。即使是生于忉利天,作转轮王,暂时的快乐并不是真实究竟的。劝君念佛求生西方,永作逍遥自在人。

太阳接近正中的巳时,接近吃饭的时候,处处炊烟升起。个人吃饭个人饱,自己修持自己了生死。念佛要如同孩子忆念著娘,母亲忆念著孩子,念佛的工夫到底全在于自己的用心。只要愿意舍弃这个身心而面睹阿弥陀佛大愿王,即使是十万亿国土也近如咫尺。日影开始偏南的午时,佛日当空,众生的眼睛却看不见。往生西方这一条宽广的直路很少人行走,反而向著遥不可及的生死长途忍受著辛苦。不用谈禅,也不必挥扫烦恼尘垢,只要念念阿弥陀佛、心中常能作主。虽然色身尚未出离娑婆世界,但心神已经栖息在莲华的净土中。

日正焰的未时,和六根毒蛇共处在一室,实在是令人感到恐怖。出没此阎浮世界已经是无量次了,历经多生还是无法辨别善恶是非。猛回头,洗涤尘垢的心腹,人命无常不须避讳。常将死字挂在眉,才会觉得往生西方有滋味。太阳还光明的申时,叹息人身似转轮。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。不要错过,切莫因循,有多少人变成戴角及披鳞的众生。即使是千佛慈悲也难救度,尘沙劫数自己仍在沉沦。

日落的酉时,太阳返照的余光不长久。怎能笑愚人只顾目前,而你自己的死生大事你是不是知道呢?臭钱财,闲茶酒,骗得凡夫终日走。奔波匆忙而无暇念阿弥陀佛,等到腊月到来时却束手无策。黄昏的戌时,一盏孤灯照明了暗室。上床别了鞋和袜,睡著后心志迷茫黑暗如漆。感叹人身,容易失去,要出轮回须念佛。无边罪障一时消,佛光皎似千轮日。

人声已定的亥时,富贵功名不常在。枕上黄梁梦未醒,痴情犹自忧千载。稍微的因循,就成了懈怠,一息不来就要无量劫的悔恨。辜负西方阿弥陀佛大慈悲父,遥垂著金臂等待接引我们、如大海般的恩德。夜半的子时,净土和秽土相形比较而分出彼此。若不是受到娑婆痛苦的折磨,谁肯灰心而厌离生死轮回?既已厌离娑婆,要知道栖止安身的地方,黄金为地的西方净土即是其乐无比的究竟归宿。眼前的烦恼究竟是为谁而来,要知道这都是促使你整装求生西方的使者。鸡鸣的丑时,你若是祈愿往生又有谁能阻止。烦恼场中正好修行,念佛须教心口相应。离是非,无可否,凡事随缘我有什么可求的呢?但看莲华不生于陆地,结根偏偏在污秽的泥中而长成莲蕅。’后来,不清楚皇甫士坊的去向。(儒斋净土诗)


来源:http://www.jingyusi.com/
2017-10-15

相关文章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9圆满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8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7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6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5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4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3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2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1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0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