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8)

2017-11-03 发布:净域寺 人气:934


明 费氏

费氏。湖州(江苏吴兴县)双林镇沈春郊的妻子。费氏年轻时就守寡,以纺织来维持自己的生活,持斋数十年。费氏供养三世佛的画像及以檀木雕刻而成的观音大士像。每天诵持《金刚经》一部,及念佛号千声,无论寒暑都不间断。明思宗崇祯十一年(西元一六三八年)湖州一带有大的流行性传染病,女婿张世茂迎接费氏到他家中居住,而她只携带观音大士的圣像同行。费氏独自居住一层楼,将每日持经及称念佛名的功德回向,祝愿此香能够直达佛的净土。这样过了三年,有一天空中有香气环绕著楼房数日,粉墙上突然涌现出三世佛像,殊胜庄严精巧美妙。远近之人莫不感到惊讶而竞相走告,因此前来瞻礼的人日益增多。有的人以清净的巾布擦拭之,其色泽愈显光明。又过四年,有一天费氏告诉女婿说:‘我想返回故居。’回到故乡后,费氏便洒扫烧香,礼佛诵经。直到第三天早晨,自己沐浴更衣之后,端坐念佛。到了中午时刻忽然大声呼唤:‘佛来了!我要走了。’接著向大众告别而后往生。时年七十三岁。(巾驭乘续集)

明 李氏

李氏。刘道隆的母亲。李氏年四十岁时,开始持长斋奉持佛法,并开辟静室一间,供奉观音大士。李氏每天早晚礼拜佛像,并持念佛号千声,即使是在大寒大暑的天气里也不中断。曾经刻印《金刚经》布施给他人。每次遇到生日,就告诫儿子及媳妇不要买酒,并且礼忏一日或三日,如此历经二十五年。李氏即将往生的前一年,曾经延请僧人诵经七天七夜。后来,李氏梦见所供奉的观世音菩萨拿一串念珠,展示给她看并说道:‘这串念珠送给你,而念珠的数目,就是你往生极乐净土的日期。’仔细一算念珠的数目,是五十三,李氏醒来仍记得梦中的情形。到了明年五月十三日,李氏忽然告诉家人说:‘我今天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,请为我同声唱念佛名,助我往生。’于是儿子媳妇们便坐在她床榻前念佛。李氏自己则面向西方,端坐而往生。其子刘道隆叙述其事迹,以劝勉世人修行。(金刚持验记)

明 李氏

李氏。黄太宜人(明清五品官吏之母或妻的封赠)李氏。是南京仪制主事(主仪礼制度之官员)建昌人黄端伯的母亲。李氏贤明仁慈,志心信乐佛法。晚年时则诵持《金刚经》、《地藏经》日益虔诚。有一天晚上,李氏梦见自己端坐于山顶上,而佛光照临其身。醒来后告诉儿子说:‘我往生西方净土的时候到了!’不久之后,现出轻微疾病,端坐而往生。(建昌志悬榻编)

清 陈妪

陈妪。江苏常熟县人。居住在城南,以纺织为业,坚信佛法。平日随著纺织车的声音而唱念阿弥陀佛,整天不绝于口,如是三十年而不变。有一天,陈妪忽然召唤其子前来,告诉他说:‘你没有看见空中的宝盖幢旛吗?我将要往生了。’说著便拍手大笑。自己取热水沐浴完之后,即合掌念佛而往生。此事发生在清世祖顺治十年(西元一六五三年)。尚书翁叔元正好微服出巡到此地,听闻此事,便亲自前往探视。只见陈妪神情专注地端坐著,而房室中弥漫著袭人的香气。后来,翁尚书于晚年著作的《净土约说》中,记载其事迹以做为证明。(净土约说书后)

清 张寡妇

张寡妇。江苏常熟县人。居住在小东门外,平日安于贫苦坚守贞节,一心一意专持佛号,不论在清净或污秽地方都一心念佛,不曾有丝毫的间断。后来,张寡妇因下痢病而往生。往生后只遗留下一条破裙,臭不可闻,有人将它丢弃到河流之中,忽然见到莲华互相交错盛开,五色光彩灿烂耀眼,散布于水面上。看见的人觉得很惊异,而将裙子取回,并送给某庵,作为佛像前供桌的围布。此事发生于清世祖顺治年间(西元一六四四~一六六一年)(果报闻见录)

清 陆寡妇

陆寡妇。江苏常熟人。年二十岁,丧夫,于是奉持斋戒,一心念佛,从来不曾与人争执。年六十七岁往生。往生以后,焚烧其衣裙,当余火烧烬时,忽然见到金光迸出,灰烬中很清楚地有佛像在里面,共有数十尊。乡里的人聚集围观,看到的人都烧香膜拜。当时是清圣祖康熙三年(西元一六六四年)(果报闻见录)

清 杨氏

杨氏。张秩斯的妻子。杨氏的父亲杨次弁,是出自于虞山严家的教化。由于严家世代学佛,所以杨氏从小就归心于佛法。嫁到张家不久之后,礼僧德真为师,从之受持三归五戒,并断除爱欲。年二十七岁,病危,因而发愿求生西方净土,并在房屋中供奉阿弥陀佛圣像,高声唱念佛名。经过五天,房屋中便闻到栴檀的香气。到第七天,杨氏闭上眼睛,一会儿就见到观世音菩萨告诉她说:‘莲华的种子,已成就一半,另一半就看你的工夫了。’杨氏问:‘从何处著手?’答:‘撒手便行。’杨氏听完即合掌念佛,然后趺坐而往生。(续往生集)

清 江氏

江氏。浙江余杭县严讱公续娶的妻子。讱公原本就是云栖莲池大师的弟子,信奉净土宗的教法。江氏自从嫁到严家后,也非常坚定地信奉佛法。江氏每天早晨鸡鸣便起来,然后跪在佛前唱念佛名千声,接著又持诵诸经咒。凡是佛前供香、燃烛、供茶水等事,江氏都亲自去做而不劳动侍婢。清圣祖康熙七年(西元一六六八年)三月六日,早课完毕后,突然觉得身体疲困,于是便回房休息。过了一会儿,江氏忽然大声说:‘观世音菩萨来了!’便催促准备热水,沐浴之后,就枕而安然往生。入棺时,脸色红润,手足柔软,好像很快乐解脱的样子。(净土全书)

清 徐太宜人

徐太宜人,钱塘徐浩轩的母亲。徐太宜人一生非常恭敬地奉持佛法,一心称念西方阿弥陀佛名号。绘画佛像为图,图的旁边累计数千圈,以计算她诵念佛号的次数。每一幅图圈画完毕之后,就放入黄布袋中。如此持续了数年,而于清圣祖康熙三十四年(西元一六九五年)往生。往生的那一天,其家人在盆里焚烧其黄布袋。忽然听到盆内有爆破的声音,仔细一看,盆内有五色的光生起,黄袋子的布已烧成黑色而布面上出现楼阁栏楯,重叠于四周。中间涌现莲华数十朵,华上各有一尊佛合掌趺坐。又出现诸天女恭敬围绕,一一皆如粉色的画本,看见的人莫不惊讶赞叹。第二天,拾取灰烬时,看见袋子的背面所现的诸形象,都与袋子的正面相同,只是佛的后面还有一位老母执拂尘随行。其子徐浩轩为她记下此事迹。(信征录)

清 凌氏、母叶氏

凌氏。法名善益,吴县人张廷表的妻子。她的母亲叶氏,持长斋达四十年,礼古潭和尚为师,每天礼拜《华严经》,如此循环不停共拜了三部。母亲叶氏年八十一岁时,梦见罗汉现金色身,然后往生。凌氏年四十多岁也持长斋,同样礼古潭和尚为师。凌氏日夜六时行大悲忏法,并且礼拜《华严经》共计二部。凌氏时常在五更起来进入佛堂,其夫张廷表则煮热汤、准备水果给她食用。晚年专诵大悲咒及阿弥陀佛圣号,求生西方净土。有一天,观音大士显现其圣相,凌氏于是现出病态,并告诉她的女儿说:‘佛光满室,我走了。’说完后即安然往生。时年六十九岁。当时是清高宗乾隆三十四年(西元一七六九年)。其女儿嫁入朱家,也很虔诚地信奉佛法。并且以持诵《法华经》,及念西方阿弥陀佛圣号为平常的功课。朱家的人也因此大多受到她的度化。(善女人传)

清 余媪

余媪。江苏徐州宗氏的女儿,是昭月和尚的母亲。和尚后来主持扬州高旻寺,便迎接余媪到寺中,并开辟一间房间让她居住。刚搬进寺里时,非常地想家,每次与和尚谈话,便说到家里的事。昭月和尚便为她说世间是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等法,劝母亲一心念佛,求生西方净土,但是余媪并未省悟。和尚于是不再与她见面,即使是召请他来也不前往。余媪无可奈何,只好勉强持念佛名,但是总是没有办法持续不断。住了三年之后,才稍微感到熟练,因此而发深信心受菩萨戒,早晚都很虔诚地礼拜。后来,和尚前往探视她,并问道:‘是否还很想家呢?’余媪答道:‘念佛好!不想家了。’有一天,余媪坐在庭园的前面,向著佛塔而唱念佛名,忽然光芒舒展开来,因而见到金色世界,光明耀眼无有边际,而原来的墙壁树林全部摧毁消失。余媪非常欢喜,起身想要靠近,但所见的景象即刻消失。从此以后,余媪六根寂静,日常的行住坐卧间皆不生起第二念。

经过很久一段时间之后,有一天梦见到了一户人家,有位妇女即将生产。余媪惊讶地说:‘为何到此处,我是要求生西方净土的人,入胎出胎太可怕了!’于是急忙走出来,因而惊恐地醒过来。余媪早晨起来,告诉和尚说:‘我今生的尘缘已经将尽了,请为我召集僧众唱念佛名,送我往生西方净土。’照月和尚依从她所说的话请僧助念,余媪于是向著西方坐化往生。此事发生在清高宗乾隆二十七年(西元一七六二年)(善女人传)


来源:http://www.jingyusi.com/
2017-11-03

相关文章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9圆满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8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7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6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5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4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3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2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1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20)
净土圣贤录易解-慧律法师(1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