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巴黎祈祷 明贤法师:唯有慈悲可止杀戮

2015-11-18 发布:净域寺 人气:957

11月13日,法国首都巴黎遭遇史上空前严重的恐怖袭击(图片来源:中国新闻网)

巴黎陷入悲伤(图片来源:新华网)

为巴黎祈祷

 



2015年11月13日,恐怖袭击者的枪炮和弹药,把这个星期五的夜色涂抹得更为漆黑,不仅法国人一夜之间被拖入了地狱,全世界仿佛也在瞬间被带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。频频升级的恐怖事件如挥之不去的邪恶魔咒,令人感到窒息:究竟是什么令暴虐的残杀、人间的惨剧再次上演?世界和平是否只是永远不能实现的乌托邦?

对此,有人归结于文明的对立,有人质疑于宗教的纷争,有人归因于利益的冲突,有人声讨着人性之恶。而在佛教看来,这种种因素仍然只是表象,自古以来,所有的冲突与战争,其源头在于人心。反之,人间和平、世界和谐的起点也在于人心。

心地有战争,世界就有不和平的声音

佛法认为,一切唯心造,世界就是心的呈现。心地无争,世界就安宁;心地烦恼,世界就烦恼;心地有战争,世界就有不和平的声音。

心地的战争从何而来?来源于“物化”世界观下建立起来的分别心。“物我两立”的强大惯性,令人们把心和世界人为割裂,把我和其他生命对立起来。有了自他的分别,其他的生命便与我无关,我就只对自己的生命负责,只为狭隘的一己利益负责。这几乎是一切争斗与暴力的基础根源。

慈悲是平息一切纷争的良药

而当外在的纷争发生时,人们往往当机立断地选择用暴力终止暴力,用争斗解决争斗,却鲜有对内心进行观照——在以暴制暴的过程中,嗔恨之心在“正当”的理由下急剧放大,愤怒与快意又悄然埋下了仇恨的新种。

“冤冤相报何时了”,简单的因果律早已道明其中险处。正如一行禅师在9·11事件后敏锐指出:“我们必须终止暴力,如果不得已的话,也必须诉诸法律。但是铲除了一个宾拉登,日后还会出现另一个宾拉登。”用仇恨解决仇恨,治标不治本。要平息纷争,唯有放弃纷争,而能令人放弃纷争的,唯有慈悲。

慈悲可以平息内心的“战火”,进而化解外在的“战火”,是平息一切纷争的良药。这种自内而外的流露,最能打开心扉,打破隔阂,以沟通与交流替代永无止境的对立,以人性的温暖化解暴力的冰封。

比如,在印度历史上,曾经暴虐的阿育王受到佛法感召,放下屠刀,慈悲治世,转而成为名耀史册的和平之主。又如抗战爆发后,举国上下生灵涂炭,中华子民惨遭屠杀,弘一法师破除俗见,突破抗战杀生的重大伦理挑战,提出“以护止杀”的独特创见,推动《护生画集》的创作,以“非战文学”的高度,对涉战国民作人性的温暖关照,在人文精神灭绝、人性被践踏的非常时期,让佛法的光明为世间重铸人文精神。

慈悲源于“一人一世界”的深刻同感

当年9·11事件发生后,一行禅师第一时间呼吁人们要及时检视自己内心中的仇恨与愤怒,断除滋长仇恨愤怒的来源,尝试倾听对方的声音,以善解心来体会对方的痛苦。这是设身处地的不忍之心,是体解大众的恒顺之心。因为,“众生皆畏死,无不惧刀杖”,唯有“以己度他情”,才能真正放下杀伐与屠戮。

为什么慈悲没有敌人?为什么慈悲可以弥合一切对立?因为无我。抗战时期,弘一法师曾鼓励医疗工作者不仅救疾苦于当人,也要视万民如同体,并手书:“安宁万邦,正需良药;人我一相,乃谓大慈。”这能够拔苦予乐的慈悲,是基于“无我”的无缘大慈、同体大悲,是深刻而彻底的同感,是观照自他无所遗漏的生命底层的力量与热度。

由无我,则心和世界的隔阂被打破,人与人的界限被化解;由无我,则实有世界的固执及其带来的种种人我之争便消融在“一人一世界”的世界观中。一人一世界,一切的生命都是自我世界里的一部分,一切的生命不再与我无关。由此我们得以自觉地以伦理的方式为之尽心尽力,护之如己命,毁之而不安。

此种责任感令其他生命与自我生命长久关联在一起,这种关联甚至根本就是一体,是佛法更为究竟的世界观,是我们维系整个世界的纽带,是人间和平的哲学基础与终极保障。

以众生主义超越族群局限

但凡生命,都需要平等呵护。平等与和平,本就是真理的两面。因为有不平,才会有争端;因为有平等,众生才能和谐共处。

真正的平等,基于“一切众生皆有佛性”的“无我”价值观,所以才能包容一切众生的万千差别。坚守众生平等,就是佛教的众生主义。因为众生平等,“以己度他情”才能真正实现;众生平等,对其他生命才能真正尊重与爱护;众生平等,才能超越族群的局限,把人从族群主义的框架中解放出来,从有限利益的固执中解脱出来。

世界需要倾听,和平需要对话

佛法为人们提供了洞察纷争、消弭对立、获得和平的终极关怀与智慧。这样的关怀与智慧,不仅属于佛陀的弟子,属于有着佛教信仰传统的东方国度,也属于这个星球的各个角落,乃至一切世界与众生。

此时此刻,我们需要的不是继续的肆无忌惮,不是无休止的谴责,不是泄愤的快感,不是把冲突进行不断放大,相反的,是对受难者深刻的关怀,以及促进各方的沟通与交流。正如当年一行法师的提倡,对立的双方或许应该给彼此以空间,倾听对方的心声,调整自己的行为。这不仅是指当年的美国对待9·11后的基地组织的态度,也不仅是指法国对待此次惨案责任方的态度,而是说所有的国家之间、组织之间、人际之间都需要倾听和对话,因为这是大众所欠缺和容易忽略的。

慈悲与平等,基于“无我”的根本,也仰赖交流对话去实践。只有了解了其他生命,才能了解自己的行为,才能真正去包容和谅解,才能缔造持久的人类和平。让我们以更为究竟的世界观与价值观为靠,以更为宽广纵深的襟怀与气度为基,为巴黎祈祷!为人间和平守护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来源:http://www.jingyusi.com/
2015-11-18

相关文章
2015中国佛教讲经交流会开幕 三大语系高僧同台说法
为巴黎祈祷 明贤法师:唯有慈悲可止杀戮
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“合作与发展”佛教和平论坛
星云大师做客九华畅谈中华文化的复兴
第十届天下赵州国际禅茶文化交流大会开幕式举行
习近平:中华民族一家亲 同心共筑中国梦
孙春兰率中央代表团分团赴山南慰问 走访昌珠寺
第五届佛宝文化博览会将于北京国展中心举行
中国佛学院开学典礼 学诚法师寄予新生三点希望
日本临济宗黄檗宗联合各派合议所访华团一行参访中国佛教协会
道慈大和尚一行出席“福佑香江2015普陀山南海观音庇护祈福千人斋宴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