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是什么?--2019净域寺禅修营上惟下俊大和尚慈悲开示
 

禅是什么

--2019净域寺禅修营上惟下俊大和尚慈悲开示(一)

2019.10.1


禅到底是什么?禅宗到底怎么去修学?在我未出家的时候,我就对禅宗有莫大的兴趣。因为我看到初祖达摩祖师在少林达摩洞面壁九年;二祖断臂为了求得心法,我觉得禅宗的心法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。


所以在我出家的时候,我就一直问我的师父禅是什么?当我第一次问师父禅是什么的时候,师父说吃茶去,去喝茶。难道这个禅就是喝茶去吗?于是,我和我师父经常在一起喝茶,我泡茶、喝茶,去体味茶的味道。我渐渐地明白了,原来禅和茶是可以联系到一起的,因为说禅茶一味。


当我第二次问师父禅是什么的时候,师父说吃饭去。又是吃饭去。因为禅宗里面说:饥来吃饭,困来眠。饿了就吃饭,困了就睡觉。当时我就不明白,禅怎么和吃饭也有关系?后来,我渐渐地去体会到,当吃饭的时候,咸有咸的味道,淡有淡的味道,在咸淡之间不为味道所转变,才能识得自己的本来面目,这就被称为禅悦为食。什么样的饭菜你吃的都是非常开心的。


当我第三次问我师父禅是什么的时候,师父说,累不累?我说不累。师父说干活去。劳动、干活。因为过去我们的祖师大德说:一日不作一日不食。一天不劳作,一天就不吃饭。所以说禅的修学和劳动又有关系。因为禅宗里面说农禅并重,通过劳动我们去体会与自然的融合,渐渐体会到无我的空间,我们的心逐渐地去扩大,我们才能真正的去明白有容乃大。


似乎这一切的道理,不管是吃茶去,还是吃饭去,还是干活去,都为了让我对禅有一个深切的体会。于是师父告诉我,师父说:别人告诉你的永远都是知识,只有你自己体会的那才是智慧!当哪一天你不再问别人禅是什么,而是你觉得禅是什么的时候,你才开始对禅有了认识。


所以今天诸位来到了我们智慧人生的禅修营,我也希望以此禅修营为一个契机,就如同在黑暗的夜色里面,一个光明能够指引你回归的道路;也如同在疲惫的旅途,一点知识能成为你精神的伴侣,让你到达智慧的彼岸;也如同在这六天的时间里面,我们去用心去体会一坐、一行、一动、一卧,在行动坐卧当中去体会禅是什么。


佛法修学的基本功就是一个禅。因为禅所讲的是什么?是一个空性,空性的智慧。当你有空性的智慧才能去修行万法,所以最早修学佛法的人要达到什么境界?毗卢境界。毗卢境界就是一种空性智慧的境界,有了空性智慧的境界才开始踏入修学的第一步。这种般若智慧和知识是没有关系的。因为我们知道六祖惠能,他是没有文字的,他不懂文字,但是他有智慧。这种智慧不可言说,只可传心。


我记得在我出家的时候,我们的大殿供桌上面有个油灯,过去很多人都喜欢用香油来供佛,大殿的桌子上面有个油灯,中间有个灯芯。刚开始出家的时候,师父让我每天要给这油灯点亮,去倒入香油,以至于让油灯24小时整天都不灭,这代表了慧灯长明。所以师父非常有智慧,让初学佛法的我去给佛前点灯。但是,我每一次给灯加油的时候,我的内心当中总有一个念头,我总是害怕:这油灯哪一天由于它温度太高会突然爆炸,然后会烧掉供桌,烧掉这尊佛像,以至于烧掉大殿。很害怕,很纠结,就纠结这个事情,就怕油灯温度太高会爆炸。于是有一天我就告诉我的师父,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他。我说:师父,我很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发生,怎么办?师父话不太多,就说:用石头。给了我三个字,用石头。这个话很少,三个字用石头。


诸位想一想,用石头干什么,怎么用石头?我不太明白,就给你让你继续悟,用石头。所以我就在想,用石头什么意思呢?把玻璃的灯罩换成石头的话倒是可以的,但显然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这个问题;再思考怎么办?用石头,用石头。当时的我非常的不太聪明,不太有智慧。我竟然想到了一个答案,我竟然想到了用石头,难道师父是告诉我,让我用石头去试一试这个玻璃灯罩能不能承受这个石头的撞击?万一有哪一天这个烛台倒下的时候,砸到这个灯的时候,不会被它给砸破了。我把我内心的答案告诉了师父,师父摇了摇头,最后师父说,你可以在玻璃油灯的下面去垫上一块石头。当时我就明白了。


所以我觉得,真的有些东西并不是靠自己的这种理解才能会有答案,而我更觉得师父告诉我用石头是什么意思?用石头是让我的内心不要有那么多的想法,不要有那么多:这个灯会把玻璃烤坏,不要认为考坏的玻璃灯会有残余的油在桌子上面把桌子点着。师父要告诉我:要像这个石头一样,要踏实下来,要把心沉淀下来,当你在佛前点燃一盏灯的时候,你的心不要有太多的不安、烦恼和畏惧。你去用心地划起一个火柴,轻轻的去靠近灯芯,屏住呼吸,在一心一意互动之中,让这个光明尽量的去放光,哪怕有可能是照破整个宇宙三千大千世界的。


通过这个点灯,师父告诉我,在当下做什么都要善用其心,用最好的心去做就可以了。在修学参访的时候我明白了,原来做事要用心。但后来我突然对我的这个理解又产生了质疑。


我曾和大家分享过,以前我在读佛学院的时候,佛学院毕业了之后,我的考试成绩并不是非常的理想,但是每一次考试的成绩都要带回去,都要去给师父签字,让师父知道你在学校所学。我的内心当中就害怕师父看到我的成绩,于是在离开学院的时候,我请了很多礼物要带给师父。当我提着礼物,还未进入到师父寮房门口的时候,师父看着我,说放下。当时我的内心当中就觉得,真的,一眼被师父所看穿,师父说:与人相处,与物相处,要从有心到无心才可以。


后来我才明白,所谓真正的有心和无心,它不是一种对立。所谓真正的有心想要到达无心就是一种随意,不刻意,不造作,不假借。想起就做,做了就好,好了就忘,忘了又做,这是一种禅者的境界。


所以我也希望所有的家人们,不管你是修学佛,修学净土,还是修学什么法门,有很多修学念佛净土法门的人都不理解我们念佛之人还要来坐禅,还要来打坐吗?我告诉你,所有的佛法就只有一个法门,心地的法门。禅宗是最接近、最靠近心地的这个法门,把这个心降服住了,进入到了毗卢境界,修一切万法殊途同归非常重要,非常方便快捷。


所以我们的禅是一种智慧,所谓这种智慧便是如同观世音菩萨一样,观世音菩萨说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。用智慧去硕破世间所有一切的假象。因为佛法说,所有世间的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造成的,如果你执着于这些因缘如何造成的这些假相,你毕竟是很痛苦。佛法的修学要让你用智慧照破这一切,最后你哪怕连念头都要放下,如果你为了成佛而去成佛,最终成佛会成为你成佛的一种障碍。


就如同,我师父告诉我说,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可能在某个瞬间,等你因缘、机缘、缘分达到之后,禅可能会给你回眸一笑,会给你一个措手不及。但当哪一天你坐在这里,我一定要达到那个境界的时候,我相信有眼不识泰山,终究会擦肩而过。